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 > 外埠資訊 > 正文

北京女生在張家界翼裝飛行失聯超120小時 當地持續展開搜救

2020-05-18 來源:央廣網 瀏覽次數:

  央廣網長沙5月17日消息(記者姜文婧)一名年輕的翼裝飛行員在湖南張家界天門山失聯,這一事件持續牽動著人們的心。據5月16日湖南張家界天門山國家森林公園對外發布通報:5月12日,北京某文化傳媒公司在張家界天門山景區取景拍攝極限運動短紀錄片。當日11時19分,參與拍攝的兩名翼裝飛行員從飛行高度約2500米的直升機上起跳,進行高空翼裝飛行,其中一名女翼裝飛行員在飛行過程中因偏離計劃路線導致失聯。

  事發后,攝制組和天門山景區調動兩架直升機、多架無人機在所有可能降落的山體上空進行搜尋。當地政府組織調度消防隊、藍天救援隊、攝制組、景區工作人員以及熟悉地形的當地村民開展聯合搜救。但由于強降雨、云霧等天氣原因以及當地險峻復雜的地形,搜救工作有很大難度。失聯翼裝飛行員并未攜帶GPS定位設備,救援隊伍在天門山附近區域展開了地毯式搜尋。截至記者發稿,尚無失聯飛行員被找到的消息。

  有消息顯示,該失聯女生為北京在校大學生,曾在國外經過系統的翼裝飛行專業訓練,有數百次翼裝飛行和高空跳傘經驗。

  據悉,翼裝飛行分為有動力翼裝飛行和無動力翼裝飛行兩大類。其中,無動力翼裝飛行,國際稱之“飛鼠裝滑翔運動”,是指飛行者穿戴著擁有雙翼的飛行服裝和降落傘設備,從飛機、熱氣球、懸崖絕壁、高樓大廈等高處一躍而下,飛行者運用肢體動作來掌控滑翔方向,在到達安全極限的高度,打開降落傘平穩著落。無動力翼裝飛行進入理想飛行狀態后,飛行時速通常可達到200公里/小時左右。由于高難度、高投入,翼裝飛行是一項極為小眾的極限運動,目前在全世界可稱為翼裝飛行職業運動員或半職業運動員的人僅幾百人。

  “翼裝飛行并不是有些人認為的那樣,是‘瘋子的運動’、‘找死的運動’。通過科學方法循序漸進的練習,嚴格遵循飛行規范,風險是可控的。”被稱為“亞洲翼裝飛行第一人”的張樹鵬說:“翼裝飛行運動在發展初期死亡率達到30%,但隨著這項運動的發展,包括裝備的迭代升級,技術規范不斷完善,安全性在不斷提高。依然使用這一數據來說明翼裝飛行的風險并不客觀準確。”2019年,張樹鵬和幾名國外翼裝飛行運動員一起做了嚴謹的數據統計,結果顯示,全世界翼裝飛行運動的事故率在千分之五左右。

  張樹鵬曾作為“唯一的中國選手”參加翼裝飛行世界錦標賽,并在2017年舉行的第六屆翼裝飛行世界錦標賽中獲得穿靶賽亞軍。根據記錄,張樹鵬在張家界進行翼裝飛行1060次,是全世界在張家界翼裝飛行次數最多的運動員。從2011年開始,翼裝飛行世界錦標賽每年一屆在張家界天門山景區舉辦,山峰奇絕險峻的張家界也成為全球最吸引翼裝飛行運動員的勝地之一。張樹鵬介紹,除了張家界地理環境符合翼裝飛行運動對場地的要求,景區相對成熟的配套設施、便利的交通等也是吸引因素。專業賽事的舉辦無疑推動了這項運動的發展,將文旅作為“主打牌”的張家界市也曾多次對極限運動活動進行大力宣傳,促使原本小眾的翼裝飛行等極限運動逐漸進入大眾視野。

  但值得注意的是,翼裝飛行運動有極高的專業門檻。世界翼裝聯盟主席伊羅就曾公開指出:“你首先需要高空跳傘幾百次,完成后才能進行定點跳傘,又是數百次的循環練習,到最終成為翼裝飛行員,是一個漫長的積累過程,大致最少需要幾十萬美金的投入。”張樹鵬也向記者確認了這一點,在從事翼裝飛行前,他是滑翔傘國家隊隊員,11年間共完成了15000多次飛行。2013年通過接受系統培訓取得翼裝飛行執照后,他累計有兩千多次高空翼裝飛行和一千多次低空翼裝飛行。張樹鵬介紹:“這項運動需要保持較高頻次的練習,每一次飛行,一定要考慮四個因素,場地是否安全,氣象條件是否安全,設備是否安全,飛行者的心態是否調節到位。”

国产美女精品自在线拍-在线亚洲中文精品